来自 国际新闻 2018-08-10 18:50 的文章

专业救生员告诉你: 野泳为何危险?

视觉中国供图

暑假中,少年儿童前往小区泳池、山塘水库、人工湖泊、江河大海等涉水场所游泳戏水常常被列入日常活动。然而据不完全统计,进入5月后,全国多地包括广东在内均发生多起青少年溺亡事故,令人扼腕。

如何让悲剧不再上演?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这些落水、溺水事故多数发生在“野泳”,一方面反映了暑期双职工家庭的“安全隐患”,另一方面池塘、江河边上的水域监管也存在“缺口”;相比之下,城区游泳场所则大多规范,不仅有各种规则告示,还配备救生员,较好地防范意外事件发生。

立夏以来全国各地

溺亡事故超过30起

每一起溺水事件,都有一个无比悲痛的故事,每一个溺亡数字后面,都是一个面临崩塌的家庭。冰冷的背后始终折射了“野泳”的高风险。今年5月26日,在广东东莞望牛墩镇寮厦河,也发生了一起因“野泳”而起的悲剧。

据望牛墩镇寮厦村的村民说,当日下午1时多,他离开家门时,还不见有孩子到河里游泳,但等到下午4时多回来时,就看到有消防以及公安民警已经下河打捞了。“当时岸边还站着几名学生模样的孩子,说是一同与溺水者下到河里游泳的。”受访的村民说,当时有好几位学生一同下河游泳。

记者随后了解到,当日下到寮厦河游泳的这几名学生都是来自望牛墩镇育林学校的初中学生。26日下午,这几名初中生原本是相约一起去村里的篮球场打篮球,但因天气炎热,后改为一同前往河边游泳。初中生们刚下去不久,其中1名学生就不慎发生溺水事件,其他的学生立即上岸呼救。村民听到呼救后,立即报了110。

据了解,寮厦河是东江的一条支流,平时水流比较急,而且河底地形比较复杂。“平时大人都不太敢下河游泳。”村民报完警不久,望牛墩镇公安、消防等部门的救援人员就赶到现场,并且随即组织人员下河打捞。“当天打捞并没有成功,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将溺水的学生打捞上来,但已经死亡了。”

令人痛心的是,同一天下午,东莞的清溪镇发生了类似的悲剧。当地晨光学校1名四年级学生、绮丽学校1名六年级学生相约外出玩耍,因天气炎热,到塘厦镇一处池塘下水游泳,两人不慎溺水身亡。

记者根据公开资料统计,今年自立夏以来,全国各地溺亡事故超过30起,其中单是从高考放榜后的6月25日至7月4日短短10天内就有20多名青少年溺亡。而在广东,就有超过10起溺亡事故见诸媒体。

溺水成为了青少年儿童夏天的头号杀手,使原本欢乐的假期蒙上了一层阴影。

双休日、节假日、放学后

为孩子溺水集中时段

纵观近期多宗溺水死亡事故发现,未成年人是较容易发生溺水意外事故的群体,多发生在脱离家长监护和学校管理时段,其中双休日、节假日、放学后为孩子溺水事故最为集中时段。安全意识薄弱、预防管理不足是悲剧发生的主要原因。

在广州,截至今年6月就发生了15起落水、溺水警情。当地警方对多起溺水事故进行分析后发现,这些事故主要发生在江河码头、水库、水塘等区域,一些人放松了防范意识,到没有安全救护设施的水域游泳,失足落水或戏水、游泳过程中发生溺水。

尽管事故多发,但近日南方日报记者走访曾经发生过溺水事故的河段,发现仍然有不少人在水中“野泳”。

东莞石龙镇金沙湾椰林沙滩曾因发生多起溺亡事故,被人们称为“食人沙滩”。7月底记者在金沙湾椰林沙滩看到,白天只有寥寥数人在水中游泳。其中,一位老奶奶带着4岁不到的孙子在水中玩水。“现在天热,每天上午就带孙子过来,泡一个多小时,泡完然后回家吃中午饭,下午3时的时候再过来。”老奶奶说,“在这里不用钱,而我们就是在浅水区泡一下,又不去深的地方,不会有什么危险的”。

沙滩附近有一家泳具店,店主邓先生介绍,他在这里经营泳具小店已有20多年了。“这里溺水时有发生,但没有以前那么多。”邓先生说,现在来这里游泳的人安全意识比以前高了很多,基本上都是带着泳圈来游。尽管这里竖立着“在晚间11点以后禁止下水”,但还是有人半夜下水,很危险。

在东江大王洲河段,记者发现河边围栏高筑,但围栏并没有完全封闭,围栏周边有一处缺口,从这个缺口出去,有一条小土路通到河岸边。在靠近河岸边的水里,有一些孩子在打闹。“有时一些孩子绑着矿泉水瓶就下水,完全不怕。”市民张先生也叹息,这里虽然河水湍急,也有警示牌,但仍然无法阻挡人们下水。

在广州市的一些内河涌,记者也看到不少父母、祖辈会带着放假的儿童、幼儿在河道边上戏水。“我们会小心看管的,不会有事。”有的祖辈说。但记者也看到不少下水嬉戏的孩子身边,许多成年人就坐在河边的石头上或看手机,或聊天乘凉,注意力并未集中在孩子身上。

广州启智沙面志愿服务驿站有关负责人说,孩子贪玩、中老年人盲目自信,都容易陷入危险。目前单靠志愿者、城管、河道清洁工的力量难以管理和劝阻。各地预防溺水管理尚未完全规范,比如警示牌的设置间隔、巡河人员的配备等等,仍然欠缺,使得“野泳”仍然难以遏制。

此外,安全教育的缺失也导致溺亡人数的增加。

“一些人在危险水域落水,旁人贸然去救,结果人没救上来,反而造成了更多悲剧。”中国红十字会(广东)水上救援队志愿者徐桂生说,见到有人落水的合理做法是第一时间呼救报警,或在岸边寻找长棍等工具进行救援,见义勇为不能忽略自身能力和专业技术。

这样的情况在溺水事故中并不鲜见。7月15日的广东汕尾溺水事故就出现了类似情况。据当地搜救人员调查,2人在海边礁石不慎落水后,3名同行者下海施救,因风浪太大被海浪卷入大海,导致5人溺水死亡。

广东多地加强宣传

到专业游泳场游泳

面对多起溺水事故,广东多地职能部门也结合自身工作加强防范、排查和宣教力度。广州警方加强山塘水库等区域防溺水安全管理工作,对经常发现有群众私自前往游泳、容易引发溺水事故的涉水区域,进行排查摸底;珠海市开展隐患点的排查、整治等工作,向社会公布了300多个隐患点等等。

“相比城里的家长把孩子送到培训班、书店等地"看管",乡镇农村中小学生犹如自由生长的小草。”中国红十字会(广东)水上救援队有关负责人说,在遏制“野泳”的同时,疏导也同样重要,其中比较有效的办法就是要让孩子暑期有好去处,如多举办一些有益的社区活动,社会公共体育场馆应该更多地向学生开放,农村也可以利用文化礼堂多为孩子开展丰富多彩的活动。此外,学校或社会机构还可建设更多专业的游泳场馆,满足孩子对游泳的渴望,让他们远离“野泳”。

记者了解到,广东多地也加强了对公共游泳池的规范和宣传工作,希望能让更多的市民,特别是青少年儿童在规范的泳池中“畅泳”。

在广州不少游泳池都对青少年儿童有减免收费服务。记者走访多个泳池发现,基本上每个池都配有4个或以上救生员,用浮标区分深水区、浅水区,有的还会特别开设儿童区,水深为1米。即使在一些住宅小区内的游泳池,也配备2至4个救生员及相关的急救设备,同时基本对业主免费开放。

在外来务工人员较多的广州市白云区,矿泉游泳场历史悠久,儿童游泳为每次10元。“现在有这种能让我们过来玩,比较便宜而且还很专业很安全,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以后都会在这种专业的游泳池来,然后就不会去那危险水域,就不会有溺水事件的发生了。”一个暑假从清远来到广州探望父母的11岁男孩说。

华南理工大学五山校区游泳场一名救生员告诉记者,专业泳场(池)与野泳的最大区别就是是否配备专业救生员。有些溺水情况发生时,普通的游泳者根本就看不出来。当一个溺水者在水中,在水中突然一下他开始不挣扎,然后垂直向上,两只手在上面,轻微地一点晃动的时候,旁边的人可能误以为溺水者在玩。

除了更多地为孩子们提供安全、卫生的游泳场所外,近年来,全国各地也加大对未成年人的安全教育。

今年暑假放假前,教育部就印发预警通知,要求各地教育行政部门和学校要坚持综合施策,进一步筑牢防溺水安全防线。要会同公安、水利、住建、安监、气象等有关部门切实加强对重点区域的安全管控,建立防溺水工作的网格化管理体系。落实日  
常巡查制度,完善细化溺水应急处置预案。

“预防溺水,人人有责。”汕头市政府应急办有关负责人介绍,该市特别提醒家长特别是外来务工人员应教育小孩远离危险水域,群众如发现有人私自在池塘、河边、水库等地游泳戏水,则应及时劝告制止。

南方日报记者 谢苗枫 欧楚欣

作者:南方日报